本報記者 馮怡
  浙江新一輪的行政審批制度改革,自今年年初開始一直是省政府的重要工作之一,截至目前已取消和減少了587項省級審批事項,削減幅度超過45%。按照十八屆三中全會的精神,這項改革要繼續深化下去。
  那麼,浙江接下來打算怎麼做呢?
  記者昨天從全省深化行政審批制度改革現場推進會上瞭解到,浙江打算根據《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》(以下簡稱《決定》)的精神,推行兩份清單——一份“權力清單”針對政府自身,另一份“負面清單”則針對企業投資者。
  “行政審批制度改革是要釐清政府與市場的邊界,是政府的一場自我革命,這個過關了,其他什麼改革都能改。”與會的省領導說。
  權力清單給政府
  進一步簡政放權,全面清理審批事項
  什麼是“權力清單”?《決定》中第35條指出:“推行地方各級政府及其工作部門權力清單制度,依法公開權力運行流程。完善黨務、政務和各領域辦事公開制度,推進決策公開、管理公開、服務公開、結果公開。”
  也就是說,這是一張針對政府自身的清單,目的是要促進政府職能轉變。我這裡有什麼權,這些權我是怎麼用的;哪些事要找我,找我的事要怎麼辦,都要依法公開。根據要求,省級各部門要在近期列出這樣一張清單。
  那為什麼要列這麼一張清單呢?其中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要繼續全面清理審批事項,進一步“簡政放權”。各部門在列清單的過程中,要將各項審批審核事項,按照擬保留、已下放、擬下放、已取消、擬取消等五種類型作全面清理,並上報有關部門核定。與之相關的“審批權力清單”,將爭取在今年年底前頒佈實施。
  在下放審批事項方面,嘉興市作為典型在會上交流了經驗。嘉興建立市縣兩級扁平化、一體化新型審批制度,594項市級行政審批事項中除需要保留實施的44項外,其他全部下放到縣(市、區)。
  會上強調,全省10個地市要向嘉興市學習,嘉興的做法在全省各地都可以推廣。“審批事項要能放盡放,放到縣裡甚至放到鄉鎮。”與會的省領導同時也提醒各縣市,在接收到上一級政府下放的權力之後,還要向柯橋、富陽、義烏等地學習,要通過不斷探索創新,讓行政審批更便利化、規範化。
  負面清單給企業
  未列項目不再審批,但要制定准入和監管辦法
  另外一份清單叫“負面清單”,是針對企業投資者的。
  根據《決定》第14條的內容:“企業投資項目,除關係國家安全和生態安全、涉及全國重大生產力佈局、戰略性資源開發和重大公共利益等項目外,一律由企業依法依規自主決策,政府不再審批。”
  這其實就是企業投資的“負面清單”,浙江將參照這一內容,抓緊制定出一張清單來。會上指出,由於針對企業投資者的,所以制定的過程宜快不宜慢。
  該放的放,但該管的還得管。在推行“負面清單”的同時,有關部門還要研究制定市場準入標準和具體的事中、事後監管辦法。
  記者從會上獲悉,“負面清單以外的企業投資項目政府不再審批”這一做法,將儘快在紹興柯橋區和嘉善縣試點。如果條件成熟,下一步將在舟山群島新區以及14個省級產業集聚區推廣,並最終在全省鋪開。
  (原標題:行政審批改革,浙江推兩張清單)
創作者介紹

英格蘭

pv68pvzgu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